2016年5月10日 星期二

湮滅 Part4 Ep0 (待修)

(本故事純屬虛構)

0

2008年

Charlotte從回憶抽離,回過神來,坐進R35,繼續沿天后路向南走,對面線迎面而來一輛全茶色玻璃的舊hiace,客貨車停在倒下的霜川面前,走下來兩個人把霜川抬進車尾箱,然後快速跳上車逃去。

R35沿著龍門路直奔路的盡頭的舊填海區,是一群約一百多米高的大樓,新舊交雜,但即使有些有玻璃幕牆的,也可感覺到內裡不單純是商業用。

十八年前,北方的帝國軍隊突然無故空襲這裡的公共屋村和私人屋苑。後來殖民政府被邀請北上談判,決定將這地區以放棄部分權利的方式讓與帝國使用。屋村全被拆毀,居民被安置別處,拆卸私人屋苑的賠償令殖民政府損失不少。

客貨車駛入國景路海傍一幢工廈,搭乘汽車升降機直達二十樓,一單位鋼閘自動開啟,車衝入單位,鋼閘立即關上。

R35過了十多分鐘到達,用同一部升降機,到達三十樓的私人車房。

離開車房,乘升降機下樓,在二十樓停下開了門,一個看來約二十歲的少女走進來,外型樣貌不看清楚有點像Fiona Claylian,但更瘦,留著一頭黑長髮,單眼皮,皮膚有點古銅色。

Charlotte駕另一部車,沿著龍門路,到工業區西面的泳灘,走進更衣室,換上比堅尼泳衣,懶得理會疏落的目光逕自漫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Norcross死了數年後的201x年,看來也沒有甚麼特別,晚上Charlotte一個人駕車走在路上,遠望南部舊填海區的燈火,依舊發光發亮,反映著該區真正擁有者那北方帝國的如日方中,好像絲毫不受兩大勢力消亡以致幕後利益爭奪再次激烈起來的影響。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994年

肥四,這幾年來,在屯門南部被拆卸後,在屯門元朗一帶,會接觸地下生活的,都不會不認識的江湖頭目。

此人是巴士迷,但表面上因有案底,從沒嘗試應徵巴士公司。

某天

肥四帶著二奶和幾個門生,登上一部往荃灣的勝利二型。

肥四等巴士上了屯門公路過了屯門閣上斜,發難拉走巴士佬,幾個門生按著巴士佬在地上。

'睇你表演啦。'二奶道。

門生把乘客全趕上上層,巴士左邊車身爛得可以,肥四將車駛到大欖,巴士佬心臟病發不治。

肥四拿起水壼電話,叫人拿火水。

幾部車停在巴士附近,其中一部車有一看來健碩的大漢下車衝向巴士,撥掣開了巴士落車門,衝上上層,幾下慘叫聲斷骨聲,全部乘客以後都沒有聲。

其他門生一起在車廂淋滿火水,一把火將這巴士燒毀。

屯門色魔,居民聞之色變。

當年只拘捕了林過偉一個,其實還有不少受害女子是被肥四的牌頭勢力壓了下去,根本作案的是肥四的數十門生,有些受害者還是男性,當然更難開口。他們一組組的作案,受過肥四的內部訓練。當然離開了屯門,就失去了大佬的庇蔭,有門生竟當荃灣是屯門,就被亂刀砍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某天Charlotte放學,走到學校附近某座公屋,上樓找一個同校同學。

'吃飯了。'然後把外賣飯送進去。'進了屋裡,脫下太陽眼鏡與口罩。

'明天有船給你走了。這晚一定要來,再說聲對不起,我們沒有阻止你。'

'唉,到了台灣人生路不熟,都不知怎算。'

'不用擔心,接應的人...'

'我知根本你們就沒有把握,但人是我殺的,就算客死異鄉也沒得怨,這就是不做鹹魚的代價吧。'

'不要這樣說啦,有些道理大家心照。'

有人敲木門,'強,等我開。'Charlotte看一看防盜眼,是韋尼,就讓他進來。

突然,十多個拿著生果刀牛肉刀的古惑仔從走廊兩邊衝過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同學是在自己發起的同學互助活動認識的,看起來普普通通,家境清貧,自己有做苦力兼職。一天Charlotte收到他的信,起初還以為是情信,拆了出來一看,有一點得到信任的快感,繼而泛起驚怒。

'真有這樣的人嗎,也想親眼看一次。'

學校社工為Charlotte約了另一個做過社工的人見面。

'靚妹,有冇見過人收陀地?有冇見過人開片?你識d乜?你知人地幾慘咩?幫人?d人收陀地當年我打獲甘再逼佢飲鉛毒符水呀。'

'老竇咪勞氣啦。我地自己慢慢傾。'韋尼對老人道。

'老老實實,我很久沒做社工了,你想我怎樣幫你?'這人二十來歲,感覺斯文。

'不如打吧。'Charlotte道。

'沒問題。我可以的。不過要點時間。'

數天後

韋尼收到邀請,夾帶私途累阿強父親生意失敗的大底在大興皇宮酒樓的兒子做滿月宴。場上除了其親友,也有其門生數十人。

Charlotte戴上大眼鏡,扮作韋尼的女友,因為同一社團,韋尼勉為其難帶數十門生,加上新收的阿強混入其中。

'嘩,靚仔學人跟大佬呀,因住橫屍街頭呀。'肥四走過來說。

'哈哈哈.......戇狗...'門生和應著肥四。大底老婆陰陰笑,再抱著兒子逗著。

'我唔想食呀,你們想不想食呀。'Charlotte細聲道。

'這麼快?'韋尼答。

'x街打q完一齊落大排檔隊啤好過啦。'一門生細聲說。

'咁沒份既落去睇水。開波。阿強你一齊落去,肚餓既過對面快餐食又好點都好。阿沙你有功夫底,自己躲一旁執生吧。'韋尼細聲又道。

留下的十多人戴上口罩大陽眼鏡,肥四看見數十人離場,不滿地走向韋尼細聲道,'玩野呀?'

韋尼沒作聲,只凝視著肥四。

'係呀,係嫌你寒酸呀吹呀。去老麥食魚柳飽呀笨。'另一黑超友附和道。

'叫甚麼肥四,收皮啦。'

'你鹵味,你個x樣,社工扮大袋,你估我不想你死。斬x死班x街!'

'好呀,弄得我大條道理。'韋尼一腳踢飛肥四。

'開片呀,沒關係的全部走!'其中一個人已戴上墨鏡、口罩手套。大底親友與酒樓員工全部湧出酒樓,數個黑超客到處走,查看有否人還在,直至剩下雙方人馬。

'個八婆呢?'大底老婆大叫,隨手拿起紅酒飛向一旁,一隻手伸出接住。是Charlotte。

Charlotte開了喝了兩口,'x街,沒閉路電視,就爆你。'話未說完紅酒樽像音速般飛回去,中了大底老婆的頭,立即倒下。

'搞阿嫂?'一肥四門生衝向Charlotte,正好在窗前附近,Charlotte一閃身,輕輕一推,那門生吹飛般撞破玻璃跌落地下門口前。

'掂。'Charlotte真心這樣想,以為自己功夫真的這樣到家。

眾黑超客與Charlotte數分鐘內把數十人打(擲)得倒地不起,阿強不理勸阻,偷偷走了回二樓。

'我知你們想殺了他,不要!就我自己來吧!'阿強拿起生果刀,往肥四身上狂插。

Charlotte來不及阻止阿強下第一刀,奮力衝向他欲阻止他。

'你已經很厲害。'韋尼道。說完,緊抱著Charlotte,她不夠力掙脫。

韋尼使出的力量令他知道,Charlotte也有異能,還一定不可以讓她知道,至少這幾年她還未夠能力承受這事實。

這女孩一定忍不住到處警惡懲奸,但世上的眾多高牆,一股勁是永遠跨不過的,而且會令人死得不明不白,那些勢力是何其可怕。

韋尼表面上是背著身份得到方便幹些正行生意,但他心中的理想也不是省油的燈,數年前,得到招攬,與一群志同道合的異能者一起,陳先生對他來說根本是救了一命。大家消化著理念,理智地小心行事,將情緒拋到九霄,才是正確之途。

'看著,看著他!'韋尼喝道。

'這就是夢想幻滅後應有的餘暉!'韋尼道。

'我知道。他以前成績比我還好。...'Charlotte 這時才知道這群人是殺手,腦裡一片空白。

Charlotte知掙不脫,只好看著,她自己不是自己要想看看這世界的另一面嗎。

慢慢地,看著看著,淚水緩緩從眼眶滲下,阿強雙手緊握刀柄,避著肥四身上的骨,先抽插,繼而用力橫切,確保切及心肺。

黑超客們則把倒下的門生全抓破喉嚨,'八婆。'一黑超客乾脆一腳踩斷肥四老婆的頸。

'阿強拿檯布包著自己!走了!差佬就到!'

十多黑超客衝出酒樓,用異能自行狂奔到老遠各自的座駕逃去,毀掉證據。

酒樓只剩下還未懂說話的,肥四的初生兒子。

'沙你沒弄污衣服,你自己搭車走,快走呀,想甚麼回家才想!阿強跟我走!'

Charlotte立即狂奔,以不知道自己已是異能水平的速度直奔新墟,再跳上巴士往荃灣,才敢瘋狂大哭。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仆佢個臭街咁都撞中入阿強數。'韋尼邊衝入屋內關門道。

'就是啊,像找人祭旗多。怎算?'Charlotte道。

'你們找地方藏起來吧。我一個溶了他們。'

左手一開門,右手立即抓頸,十多人排著隊,用刀砍在韋尼身上,立即彈走,根本無法砍中,兩個兩個的被抓至斷氣再丟開,直至剩下幾個知道沒戲了拔足逃跑。

'還來?'

'怎麼有異能的,沒可能的,那群廢物...,大檸樂!是有人想我失敗!'韋尼冷不防被衝進來的人一不正常的重擊,立即弄得不能動彈。

這人立即衝向床前,拿出手槍,開了五槍,。'

'老子有的是錢,這些子彈送給你拿去賣,銅價又漲了,家徒四壁真可憐。'那人說完立即逃去,可以聽見飛快的樓梯聲。韋尼抓到電話報了警。

'送他去醫院!車在那裡?'Charlotte大叫。

'我不行的了,不要駕車,留...案...底...'阿強再沒說話。

韋尼拐出走廊大叫,'幫手呀,有沒有人幫我駕車去屯門醫院呀...'

先聽到的是警車的響號。

'你先走吧!x街該來的不先來。'

'我扶你。'Charlotte道。

'走呀!你知不知你有多身嬌肉貴呀!'韋尼站在門口,一手捉著Charlotte的手,扯出門外。

'快入來吧!'走廊盡頭一男人從一單位走出來,衝過來,兩人合力一左一右背著韋尼,快步逃進那單位。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陳叔我.....真沒用,沒資格跟你。'

'別放棄。'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