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23日 星期五

湮滅(Annihilate) #7 (-/3/15再改,待加)*

7-1

Norcross立即解僱Fiona,但為時已晚,Norcross的內部情況,背後的暴行,還有與Norcross集團有關的公司名單已被發佈,各地的企業出現離職潮,這些公司輕則股價下瀉,重則無法運作。

各地又出現未辭職員工的示威,要求他們的公司脫離Norcross集團。知情的多國最高層,卻假裝以前不知,呼籲企業立即行動。

於是出現兩種情況,一是怕被政府懲罰,真正脫離Norcross集團,有些則只是光說不行動。

真正脫離的企業,開始被Norcross要脅,再不聽從的,甚至像極樂星球的使者一樣被暗殺。十多隊生化人形部隊與二十多台機甲空降世界各地競爭對手的工廠,大肆破壞。

生化人形部隊破壞完後,會自我引爆,灰飛湮滅。而會飛行的機甲/機械人卻可返回總部補給。總部處於的位置,離柏斯有數百公里,澳洲政府不容許用核武,各國的空襲炸毀了總部地面的建築物,可是地下的構築卻比地上的大得多。地上的戰機被炸毀,但地下收藏有數十部移動堡壘,各國的戰機接近,移動堡壘立即出來發射一種不明中程強力磁波,令經過的戰機自爆。而遠程導彈則被有航天能力的衛星激光炮截擊。死傷了一些人之後,各國都放棄攻擊Norcross總部。

而以其武裝與生化科技,Norcross,Janis與見錢開眼的員工可以用自行製造的食物,水源則是在海底管道抽取再化淡。


____________________


Norcross總部內部,Janis被挾著做各種實驗與測試,在Fiona叛變後,Norcross立即以生化技術令Janis擁有生化體的基因,作用不是要她變成生化體攻擊,而有更巨大的用處。

在另一邊,一部長闊二十米的移動堡壘,正被作各部的測試,待Janis躺在內裡的座艙,就會開始最後的測試。

在此之前,這移動堡壘處於的地下倉庫,做了一個大測試,出現一個奇景,一個樂園般的影像,包圍著這移動堡壘。員工們可以走進去,然後再走回來。當然若果逗留太久,那人的意識就會變成靈魂,但不代表可以留在那星球,卻是會被一股力量趕到魔域的星球,所以他們都只敢走遠三四米。




7-2

終於,Janis都坐進了那最強的移動堡壘。由Norcross親自護送。

Norcross等全部人都齊集那倉庫。

堡壘開始發動力量,首先是圍繞著光而不刺眼的美麗世界,然後力量二度爆發,那堡壘浮升,慢慢轉動,指向一個方向,堡壘中間的似炮的東西伸長,然後射出一道光芒,眾人看見遠處有一個發出光芒的巨大身影,是一個身上沒有特徵的巨大人形,豎立在一個圓形廣場正中間,周圍是一座座不明裝置,地上有一些看似電路的東西交錯地鋪滿。廣場後,是一座細節簡約,一堆堆白色不同高度的高樓疊在一起的巨型城堡。

'這就是極樂。'Norcross道。

Norcross曾親身見過極樂某星球的那巨人在說話,他曾是那星球裡的高等使者,1930年代被派到地球,他是直至目前某星球指派的最後一人,亦是唯一完全與某星球作對的一個。這星球上的人已經討厭著這個世界,若不能令聯盟的元首們回心轉意,最後來的,就是一個沒有感情,帶著無數戰士的滅世使者。

除非,消滅這星球上的巨人,星球的最高權威,也是星球的能量之源,他們的命脈。

要消滅巨人,需要一個毫無邪惡,內心純潔的靈魂,但是,這靈魂是冷漠的,只有真與美,沒有善惡,就如魔域之主一樣。

若果Janis的靈魂與巨人的意識結合,就剛好可以將巨人的力量抵消,令其完全湮滅於那星球,並令供應星球上各國的力量崩潰。剛好Norcross的軍事力量如日方中,正正可以繼續控制一切,甚至堂堂正正統治一個跨大陸的國家,比羅馬帝國更強大,集政治與經濟控制權於一身,這些都再沒力量阻止。

這堡壘,就是一個來自那星球的靈魂的力量增幅裝置,要將Janis化成另一個魔域元首,只因原來的魔域之主不會無故自我犧牲。

(未完待續)

2014年5月20日 星期二

湮滅(Annihliate)#4, 5, 6 (待加)

4

始終Janis如果回家,沒人保護都是會被拐走的,林學潤又認不出捉她的人是甚麼人,既然她曾照顧Fiona,Charlotte決定帶她回香港一起住,兩人至少可輪流保護她,等Fiona回來再算。Charlotte先帶Janis回去,然後以自己的蚊型公司聘用她申請工作簽證,又試試申請酷刑聲請。

Charlotte見Janis品性出奇地純,不時調侃林,著他多與Janis說英文,但又不要玩得太放。

林知Charlotte實際用意,真土,心裡卻想,這些機會不是我的,但她的確很會照料別人,做到朋友都夠。


____________________


Norcross集團追蹤某星球使者後裔的衛星再次射上太空,Fiona已無力再造飛行裝置,只能等陶志忠回來。而陶的岩洞廠房門外被狂炸,幸好架設了武器擊退這些部隊。

離他們旅行的半年後,Fiona回傳Norcross總部的位置給Charlotte,以備不時之需。這時Fiona已取得Norcross的信任,進駐總部工作,作空軍部的主管,對,是一個公司部門。

數星期後,Charlotte的家被導彈射爆,幸好家裡沒人,否則似乎他們四人會死剩她一個在赤著身子披頭散髮地哭。但實際卻不是,只是他們被戲弄。他們只能暫時進陶志忠的廠居住。

'不用猜了,一定是Norcross。'Charlotte道。'還有他是故意留你們的性命,不,是Janis的命,Janis你與Norcross一定有很重要的關係,或...作用。'

要Fiona立即回來加強這裡的武器保護你們,和要她和我輪流送食物等等東西進來。幸好我的R35藏在這裡。'
'潤,如果這裡守不住了,你們三人瓜分我的鍊墜吧,把它溶了再做成其他形狀,我早就不需要了,但可能會不老不死的,老公,我知你不肯,但這樣可能更好,就算守得住,我不想看著你們待在這裡待到瘋了。老爺可能已不行了,回不來了。'

'不會的,爸一定會回來,我信Natalia能救活他。'阿陶道。
'不過,我已經接受不到要你保護,我要和你一樣強。給我吧。'
'事到如今,我不能再自私,若天要我陪你不老不死,我也不能再逃避。'阿陶又說。

'潤,你不同,我早就想送鍊墜的一部分給你,你是Sean的兒子,你不可以避。'Charlotte道。

'至於Janis,你意思怎樣?'

'我不知道。'Janis道。

'或許,你想想你想成為甚麼人,你會有答案的。'但,一定不可以被Norcross利用,如果我們消滅不了Norcross,你就與你將來的愛人永遠和我一起住吧。'Charlotte又道。


____________________


兩天後,Fiona回來。

只有Janis還在考慮要不要鍊墜的赤礦。

佈置好廠外的防務,Fiona又回Norcross總部返工。

Charlotte在監察阿陶與林學潤的力量注入進度。三個月後,他們的力量已達到她一半的水平。


____________________


Helliet再回到岩洞廠外,暗自嘆息,遠遠不夠啊,要打倒的豈止Norcross集團。


____________________


Janis一直好奇Charlotte的R35,這車放在一大組裝置上,究竟飛起來,坐在裡面,會是甚麼感覺。她是相信那車是會飛的,但又想找藉口要Charlotte帶她一起飛,甚至駕駛它。但好像很危險,萬一自己駕不來會撞死的。她也聽說過Charlotte的傳說,覺得很厲害。Janis開始有'像Charlotte一樣厲害'念頭。其實在Charlotte看來,沒有甚麼厲害,所有東西都不是她造的。

但一個念頭,令她不想要那力量。


____________________


'為甚麼你把赤礦給阿潤?'
'Sean臨死前,說不想他兒子不老不死的。'Fiona道。

'他自己選擇的。'Charlotte道。
'還有,我媽也沒要我加入她組織,他父親也不應該叫他怎樣。'
'當年我與你都沒有選擇的餘地,難得他可以選擇。而且,我們這些人,多多都不夠。只可惜有誰會抵得住誘惑?'


____________________


數天後,Fiona回到總部,受命攻擊某國一工業園裡一家與Norcross競爭的企業的廠房。Fiona暗自盤算如何令行動失敗。就算所有人失敗都很正常,但她失敗一定將Norcross對她的信任破壞。

最後,三部F-15加上她的F-22依計劃出動。

前往途中,如所有人預料,被當地空軍攔截。兩方纏鬥了一會,F-15全部被擊落。只有她沒被擊落,擺脫所有敵軍,除了其中一架,仍可以不斷追趕她。她不可以輕易裝作不敵,飛行記錄一定要看似不可抗力。她做盡所有最能擺脫敵機的動作,過了半小時,自機終於承受不了對方火神炮每隔數分鐘的射擊,終於彈射了,Fiona坐在離開爆炸的座上,降落傘張開,她鬆了一口氣。

後來所有Norcross集團部隊的同僚都當她是英雄,這卻令她更辛苦了,因為,凡是知道集團的冷血殘酷秘密還沒離開的,她全都很討厭,他們不是使者的後代,離開也不會死,他們只是貪戀這裡超高的薪金。她也不肯定最後會怎樣對他們。


(未完待續)




5

又過了一個月。

Janis終於抵受不住,擅自離開了岩洞廠房。

執著的Charlotte硬是不願放棄保護她,走了出去找。


____________________


Janis獨自從岩洞廠房位處的大欖涌走到屯門的黃金海岸沙灘,呆坐到黃昏。

Charlotte終於找到。但不一會,兩個人走近,變出生化異體,捉著Janis。

兩人抬著Janis直奔一部直升機,一時Charlotte還可以阻著他們。三人打了起來。兩人被Charlotte打得大叫痛苦,但仍是力大。終於,Janis被兩人拉了上直升機。

Charlotte死命抓著直升機,發動力量(其實一直在發動,否則不夠生化體大力)抓開機門,上了機上,三人再次纏鬥,最後Charlotte從沒了門的一邊逐一將兩人推下直升機,然後駕著它直接回到岩洞。


____________________


回去後,Charlotte沒說話,Janis坐在一旁。

'你還是讓我被他們捉去吧,我真的不知怎報答你。'Janis道。

'不關你事的,我們都是有特別身分的人,Norcross怎樣也想殺我們的。'Charlotte說,但連她也不肯定若交出Janis,Norcross會否還追殺他們。

自從Fiona混入Norcross集團總部,Charlotte已在想可否轉由她在總部裡保護Janis。但當然不是這樣容易,萬一他們關著Janis甚至做些甚麼,或甚至她身上有甚麼力量可幫Norcross更加肆無忌憚,那就......。所以Charlotte是不會放棄的,橫豎Norcross一天不死,連家也不能再有了。


____________________


老老實實,Fiona見這四人要躲在岩洞,豈會不心痛。而且,她也有人的私心,認識Janis最淺,硬要排名,唯有交出她,陪她回去,盡量阻止Norcross在她身上做甚麼。

Fiona也想引薦Charlotte入Norcross部隊,但一來她性格沒有反常程度的剛強,二來萬一有五六個甚至更多生化異體入侵,岩洞的佈防也抵受不住。現在Norcross研究的生化體,堅韌程度已開始接近當年她與霜川冰的水平,力量也大大增強。


____________________


數天後,Fiona又休假,趁凌晨眾人該睡著的時候,進入岩洞廠,抬走Janis,駕剛在數日前奪來的直升機飛到其F-18雙座機停泊的位置,再飛回總部。

隔了數小時,Charlotte醒來才驚覺Janis不見了,Fiona也誠實地留了短訊:
'不要追來,否則你的對手是我。'

但執著的Charlotte就是要追去。見數月來她老公與林學潤已儲夠力量可保護自己,向他們道別後,立即駕車到機場搭最早的班機到澳洲柏斯,然後租越野車趕到那無甚麼知悉的Norcross總部附近。

找到一大閘,徒手打倒守衛,再衝入大門,進入了一個玻璃天幕的大堂,就是之前Norcross部隊與Helliet戰鬥的地方。

根據Fiona自己的描述,找了數層,終於找到了Fiona,還有Janis。

眾同僚在看著,Fiona為了確保Norcross不起疑,立即厲起眼神,衝向Charlotte,一腳把她踢飛十多米外。眾保安部隊拿起手槍射Charlotte,見她竟反彈子彈,立即知甚麼一回事,停止等Fiona攻擊。

這時以腦波對Charlotte道,

'我帶你走。'Fiona卻聽到對方說,'我要帶Janis走。'

Fiona沒法,只好裝作與Charlotte激戰,趁Fiona反應稍慢,Charlotte捉著了Janis。

'你們不讓我帶她走,我就殺了她!'

眾人只是怕反彈子彈,否則一定射她洩憤,是的,這些屠殺平民與善良的使者後裔的人,見Janis這樣好看,也不自覺喚起他們僅餘極少的良心,只有Janis自己,感覺到Charlotte一定不會殺自己。

Fiona當然讀到Charlotte的心聲,但事情看來不可收拾,只好變出模擬異體,打倒她。

Charlotte見不可能帶走Janis,唯有合作,裝作被Fiona打敗,再被她抓著飛到沙漠,無奈離去。

'不可讓她走!Fiona,快捉她回來!'過了一會,Norcross走出來叫道。

Norcross出動六個生化異體隊員,駕直升機追截。最後Charlotte被這兩倍大於自己的力量被捉回Norcross總部。然後被關在高度設防囚室,由數組生化體部隊輪流看守,Norcross不時入內對她拳打腳踢取樂。'很有趣,人形沙包。'

阿陶與林學潤得知Charlotte與Janis都被關在總部,只能無奈。

(未完待續)




6-1

Fiona從Norcross自己得知,Janis是他與Helliet所生的,但代母最後失蹤了,最後Janis被送到一寄養家庭,這應該是Helliet的意思,直至最近才找到其下落。

可知道,Janis一定是危險人物,但怎樣危險,還要再打聽。

Norcross任由Janis在總部辦公的地方活動,但不准她到內裡其他地方。不過出外卻是可以由變回人身的生化體部隊陪著。


____________________


某歐洲城市的一個角落,一生化體隊員走上一公寓,要殺住在裡面的一個使者的後裔。

Natalia一直跟蹤到這裡,趁那生化人隊員走到三四樓的梯間,立即從上面衝出來,掏出電槍將其電暈,割走一小塊皮肉取走,然後一槍打死他。

她逃到鬧市,當沒有事發生過。

而她的拍擋Richor,也在別處幹同樣的事。

兩人將收集到的肉,用來研究如何可治陶志忠的傷,只有他擁有關鍵的元素與Norcross集團匹敵,否則只是杯水車薪。Norcross集團部隊眾多,Fiona他們都阻止不了多少。這是命數。

兩人令那些皮肉變異,成為堅韌的組織,再生出手腳等等。


____________________


當年某組織的叛徒為數很少,已被Norcross殺剩無幾,斬草除根,還差Helliet與那五人的下落。其實他們已全部戰死,Helliet逃離後,再次來到岩洞廠外,應該是最後一次了。

這次唯一慶幸的,是這裡多了幾個人。

兩個月前,他們所處的酒店被導彈襲擊,他們走出大門外,等著他們的是從天而降的大型移動機甲。它們約四五米闊,五人盡全力阻止它移動,剛好能讓Helliet離開,而他們就被活活打死。

'求你救我女兒出來,我要將我的一切交給她,只有她能阻止Janis與Norcross。否則,一個浩劫會來臨。'

'你們信世上有極樂嗎?其實,那是一個星球。'
'星球上的命脈,那巨人,守護那猶如極樂的世界。Norcross的計劃,就是要消滅那巨人,從而消滅星球上國家聯盟的力量,這地上也就沒有力量阻止他為所欲為。'

'但萬一失敗,眾元首已被激怒,那裡的人就會徹底討厭這個世界,祂就會來地球殺光所有人。'Helliet道。



(未完待續)




6-2

岩洞廠裡眾人,都想著救回Charlotte,而Fiona也遠在Norcross總部試圖令Norcross改變主意。


____________________


除了Fiona,有能力重建四米以上大型機甲的,還有陶志忠,他當年的舊下屬林彥廷,還有Natalia與Richor,但只有陶志忠能將殭屍礦的力量發揮至極限。

四人只用了三個月就完成十部大型有航天能力的機甲。這些東西可以自動攻擊,避過雷達偵測,防禦力超強,因為像R35一樣利用了殭屍礦。只待Fiona完成Norcross總部內部圖則,就可以出發。


____________________


轉眼Fiona已有Norcross集團待了年多,Norcross愈來愈信任Fiona,甚至讓她到囚室觀看他打Charlotte。

突然間,Fiona重重的打了Norcross的頭,令其昏倒,再掏出槍射他,卻又反彈了,只好作罷,帶著Charlotte,走到地下城中央的通道,突然,閃出一個生化人,阻著去路,兩人與那東西有一定距離,立即狂奔逃亡,生化人也開始追捕,並召集其他守衛。

兩人逃到機庫,偷走一部F-18離開。最後,降落在石崗機場再逃走,這事引起騷動,引發外交風波,沒人承認是失主,Norcross派人將機偷回,在空中加油返回澳洲西部沙漠的總部。


____________________


兩人回到岩洞廠房,眾人吃過晚飯。

深夜,Helliet拉著Charlotte出外。所有事,就在這晚交待。

'記住,你是阻止Norcross的關鍵。我的一切力量,都交給你了。將來極樂相見吧。''說完,一剎那閃出一道光芒衝向Charlotte,Charlotte感到一道力量進入她體內,然後在體內化開。眼前的人消失了,留下Charlotte一人。

她心裡想,原來,Helliet不是來自魔域,而是那星球的使者,可惜五十年前犯下的大錯,令世界失去被拯救的機會,而她發現了自己的身世,也已無面目再回到那星球,唯一的出路,只有死去肉身,到魔域修煉,在久遠的未來重生成魔人回到人間,期望當時的世界還未毀滅。


(未完待續)

2014年5月15日 星期四

湮滅(Annihilate)#3 (-/2/15再改,待加)

3

分佈世界各地,被Norcross集團追殺的人,從自己身上的異能,得知自己有某星球的使者的血脈,自從三千年前某星球派遣使眾多使者到人間,留下一些科技與異能。從古至今,使者們都與人類結合繁衍後代,直至二百年前工業革命,這星球上的國家聯盟預料到資本主義將會支配地球,世界需要一般勢力監視以至腐敗不公不至完全失控,最後毀滅所有,星球上的聯盟選出其中一個國家的元首轉生到地球,理應足以拯救六十年後(1950年代)某國家數億人的大饑荒,與後來的能源危機。這就是陶志忠,同時他也負起保護地上使者後代(即遺民)的責任。可惜盛極一時的陶氏集團在50年代後期被懷疑與蘇共勾結,60年代初被西方財團資助的那組織當時首腦Helliet毀滅,數百員工全部死掉,只逃掉一個,從此陶志忠再不能經營企業,沒能力做大規模科研。剩下可作的,就是守護他叫赤礦或殭屍礦的能量礦藏,以免有人成為壽命極長又刀槍不入,為禍世界。

這群使者的後代,一些無懼死亡。一些不願死的試著聚在一起想解決辨法。結果數次大會都沒有結果。


___________________


Norcross總部內各處,員工正忙著測試大型航天裝甲衛星各部分。

十多台衛星在這位處方圓數百公里都沒人的沙漠發射,不遠處卻是懸崖與海岸。雖然某些大國知道總部的存在但都是當作不知,因集團是各跨國企業資助與保護的。

這些衛星,是用作偵測某星球使者後裔的氣場,以令整個計劃的第一部,暗殺所有使者後代可完全達成。

Fiona早預料到Norcross集團計劃的初期行動,早已乘私人改裝(殭屍礦動力加自身異能偵測)F-22戰機飛遍全世界,得知總部的位置,也早已想成為Norcross集團的核心成員以破壞其計劃。

Fiona一反常態,開始高調出席各式上流社會的場合,又買了部限量超級跑車P1,一間淺水灣附近轉手的獨立屋。亦加入一些可疑企業成為董事,甚至入侵總部位處國家海關的資料庫,打探Norcross集團的物流狀況。但要真正得知Norcross等人的計劃細節,始終要親自潛入。總部的外部日常運作,她可以得知,但Norcross集團的機密資料,經多重加密,她沒法遠距離偵測。


___________________


某國的公路,Fiona的P1遇上Norcross的跑車,當然是Fiona自己跟蹤過。兩人比試了一段路,Fiona跟Norcross的車回到某酒店。

Norcross不認得Fiona是集團旗下某組織成員。但他對她的駕車技術有興趣,搭了訕。

兩人再約見面,Fiona親自指導Norcross的技術。

然後Norcross又聽到Fiona有駕小型飛機,當然兩人都不會透露自己有駕軍用的F-22、F35等戰機。最後Norcross決定招攬Fiona加入他旗下一間企業的董事。

Fiona勤於開會,又主動提出視察公司,提出建議。成功令該公司業績提升。

終於Norcross對Fiona說: '有更重要的事要你做。'

某天,Norcross集團的航天裝甲衛星,被他們懷疑是陶氏殘存的航天器擊毀了。
'大家都是那類人,我也直說,我想你駕我們的改裝F-22,上到近地內太空用你的超能力追擊陶氏正在太空軌道隱藏的飛行器。

陶氏的飛行器是Fiona自己從僅存的完成品選出發射的。這正好是可以更瞭解Norcross總部機密的機會。這些戰機與Fiona那部一樣,是私自擁有的,雖然CIA等可能知悉,但也只限最高層,他們都知道不可跟Norcross集團對著幹,這是各大國政府最高層之間的公開秘密,而小國,也沒有動機知道。

Fiona真的駕著改裝F-22,擊毀自己造的飛行器,然後回到一個私人軍事基地。Fiona藉機打探一些脈絡。


___________________


英國中部一汽車維修工場,Fiona療傷的地方,一個高瘦的黑髮美少女駕著Fiona的車出外。這個少女曾經被一家收養,但幾年前父母去世,輾轉到這工場打工,兼照顧當時剛來到Fiona。

這少女下車不久,被Norcross旗下那組織的人捉著。

剛好剛從倫敦到達要去看比賽的林學潤,看見他們在糾纏。林學潤心裡掙扎著,差不多時間了。

他看見那少女樣子不錯,腦海突然想起半年前Fiona救自己的事,終於鼓起勇氣,衝向他們。

林學潤用蠻力拉走那少女,直奔一部的士。

兩人上了的士,直奔球場。

少女說了多謝,林學潤借機以F.7 AL 口試Uncl的英文與那少女攀談,原來她叫Janis Thomas。

到達球場,會合Charlotte與阿陶。Fiona介紹林學潤幫他們清理車場與家(當然有請其他人),林是Fiona故友Sean之子,Charlotte藉故給他十萬元,林道他是Charlotte以前的車迷,只肯要數千,最後他們兩夫妻堅持請他來旅行,否則反臉,若因為請假被炒,她賠三倍月薪,幸好大家都不多說話,一路相處得不錯,沒給他們留下不好印象。

不久將來,Charlotte就會與這少女Janis相認,因為Helliet都是她們的生母。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