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7日 星期五

湮滅 part 4 Ep. 19 自由往返天界的長髮聖男

19

2008年12月初

Flora在那屯門海傍某工業大廈的單位,一身高六尺,長髮兩尺的高瘦男子腳步聲漸大。

長髮男子開門望見Flora。Flora冷笑一下。

'達雲滿先生,對不起,我已經把霜川的身份告知Charlotte。'

'你這畜生,北京賤人,才不用你說。Charlotte出了多少錢,我給三倍,你去先清理她。'

'乘零,食屎啦你。再見。'

'死賤種,走能........諗左?'

'個賤種整d全息影像又勁左。仲諗住同她睡多幾次厭了先劈開她十九碌,慳多三五千元。'

'K場條國民黨賤種又阻鳩............交住哂。條賤種實set哂cam影住下面個站。唔係就一次過隊死哂兩條垃圾。

渾名達雲滿的長髮男駕車到某醫院接韋仙出院。

'又有免費女可以玩。'

到達九龍某私家醫院,長髮男直接飛上十樓以上,從窗口飛入韋仙身處的病房。

'大師,你來了。'韋仙驚喜對長髮男說。

'今晚,你和我都會身處天界。'

兩人的確,當晚到達天界,那年Norcross在澳洲的滅神傳輸裝置還未建成。

天界某城的某酒店,每一間房都是超豪套房,兩人身處其中一間房,整天一絲不掛交合愛撫。

長髮男享受著韋仙完美豐滿的身體,對方則享受著男子超凡的靈力,各自滿足。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995年

浦義宏到達西環,線報的時間內,等不到長刀團。

正想離去再謀後著,一道高壓空氣打飛浦義宏,一時狼狽著地。

十多米外,長髮男胸有成竹地保持雙掌姿勢。

浦義宏剛看清楚長髮男身份,立即又被對方空氣打中,撐著雙腳滑後到岸邊,不假思索立即騰飛,用盡力量,高速飛行,空氣炮不斷在身邊掠過。

'賤種別走,蔣匪畜牲,又被你估到刀王去個邊。'

長髮男掏出電話,一道石刺飛過來,電話被擊中爆炸。

'好呀。咪唔好改地方,仲快收皮,過一會惡名昭彰,冇大學讀了,留在香港讀工業學院,做T.I.狗。'

兩人以途中的商業大廈借力,飛快到達港澳碼頭。

長刀團一隊偽裝成樂團成員,穿整齊西裝,離開水翼船魚貫登岸。

團中的指揮官刀王,身形太龐大,不在團員中間,已在乘小輪到紅磡,提取自己的裝備。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跪下!'Charlotte身處高空,不慎被烏鴉從後抓著,兩人轟在屯門南部那幢荒廢公屋內裡天井,殘破的地上。

面前的圓圍,唸著聽不明的咒。時間忽然像飛快的過了一小時。

Charlotte醒過來,還在跪地,只是過了不到一分鐘,面前剩下圓圍。

'尹千嶸的女兒,還不進攻?現在你可以自由發放力量到老遠了,快來,應該多好看。'

'你在大陸吃的都是人。想吃我的器官?又玩又食算死草。'

'新鮮的血氣,可惜金屬味太強了,很苦,做人多管閒事的苦。'

兩人以力量隔空互擊,激起過百米的電火光柱,光芒衝出天井,遠在天后廟一帶的兩方人馬看了看,繼續生死相搏,刀槍橫飛。不久前被友軍炸死的紅軍,暫時無人理會。

(待續)



諱名(達雲滿)